炸鱼法棍

我爱弗朗,弗朗使我快乐。

我希望有一天我醒来,

同好突然和我说“弗朗成为黑塔利亚最热的角色了!!!!!再也不用担心买不到周边了!!!!!!每天还有吃不完的粮!!!!!!!!”

然后我愉快安详,再也不拿起手机【安详】


强行吃粮,最为致命。

英仏【男/妓】车

很抱歉又发了一次......法克,辣鸡石墨

_________
“弗朗西斯,这是怎么回事。”
亚瑟·柯克兰侯爵紧紧抓住弗朗西斯的手臂,弗朗西斯见逃不过,只能停下。
“如你所见,亲爱的柯克兰侯爵,昨天晚上两位伯爵有一点特殊的癖好....如果没有什么事,请您放开我,即使是我,也是有自己的私人生活的。”
亚瑟·柯克兰紧紧盯着他,唇抿成一条直线,眼里晦暗不明,弗朗西斯穿着轮状细褶皱领不经僵硬地垂下来,平披在肩上的花边柔柔地堆在松松扎起来的金色卷发两旁。下摆宽松的上衣衣袖是只有胳臂四分之三那么长的短袖,露出里面的镶了花边的衬衫。裤子呈袋状宽松地垂至长袜处,在那儿用玫瑰花饰带子系起来。整个人灿烂得不像在那种浊泥中讨生活的人。但胸前开得过深的衣领露出了里面狰狞的伤口,像伊甸园里的毒蛇蜿蜒而上,在锁骨两侧开出娇艳的欲望之花。
【他真美,真的。】亚瑟·柯克兰如是想到。就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像个天使一样,没有令人作呕的白色假发,但洛可可又仿佛是为他诞生的....
“柯克兰?亚瑟·柯克兰侯爵?您可以放开我再陷入沉思吗?杜莎夫人还约了我呢。”
听到杜莎夫人的名字小侯爵亚瑟·柯克兰一下子就炸了,他把弗朗西斯重重地压在公馆的外墙上,这算什么?!他等了他一个上午,他为了应付那个老女人才出来?!
“你他妈就这么缺钱,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愣住了,但转而也有一些愠色,任谁前一天晚上被折磨半夜,第二天刚起来又被压在粗糙的橄榄型的殿面上都不会好受。
“如果你要发疯,请不要来我这里!我就是缺钱!!我还要维持生活,索瓦斯的秋季学费还没有着落!!侯爵!!!您不懂!!永远不懂!!”鸢尾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里面波涛汹涌的翻着亚瑟·柯克兰从未了解过的,更深层次的东西。
“2000路易,包你今天下午。”
“哈?!”
弗朗西斯想一拳挥过去打死对面那个衣冠禽兽,但是亚瑟已经先一步反剪住了他,并捂住他的唇:
“Yes or no.”
被抗在肩上弄回房间的弗朗西斯满脑子想得都是亚瑟·柯克兰小羊皮手套上恶心的马鞭子味。
【conne.】

___________________
贤者时间
链接还放在评论里吧。

求求哪位好心人告诉我老福特有没有大概就是收藏,这一类的功能_(:зゝ∠)_

我快笑死了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大早晨听到“英法两国大打出手”我还以为怎么了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虽然这样不好.....但是请允许我 @咸鱼残 太太您.....真是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所以...出去溜达一圈回来之后数学练习册上多了一只小天使?

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像可以看到默克尔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英国人到底对你们做了什么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隋劝:

我……笑死


amazing:






但看着总领事高深莫测的态度,和不下于英国人、野蛮人、东方人、和老外交家的镇静,加米叶不由得在肚里左思右想:——“怎么回事呢?”——“噢,没有什么!”







《奥诺丽纳》,第四章,巴尔扎克著











“把蜡烛和茶都端来,”她吩咐的时候,态度的冷静不下于一个骄傲的英国太太,那是你们都知道的那种要命的英国教育培养出来的。







《奥诺丽纳》,第二十八章











等到女人的额上的皮肤松下来,有了皱痕,像花一般的蔫了;等到鼻尖上有了小小的粒子,好比英国人家壁炉里烧的煤球,把伦敦像毛毛雨似的布满了看不清的小黑点……那末对不起!她准是三十岁出头了。







《禁治产》,第一章,巴尔扎克著











一个人持有没收得来的产业,不管没收的方式如何,连用不老实手段的在内,倘若过了一百五十年仍应当归还原主,那末法国就很少合法的业主了。雅各·葛的产业使二十几家贵族发了财。英国在占领一部分法国土地的时期滥行没收的产业,也增加了好几个诸侯的财富







《禁治产》,第六章











历来法国和英国交换着一些虚浮的风气,因为连铁面无情的海关也阻拦不住,所以愈加持续不断。我们在巴黎称为英国式的时髦,在伦敦称为法国式,反过来也是如此。两个民族的敌忾,在两点上是消灭了,一是言语问题,二是服装问题。《天佑吾王》那支英国国歌,原是吕利替哀斯旦或阿太莉的合唱部分谱的音乐。英国女子穿到巴黎来的裙撑,是一个法国女子在伦敦发明的,就是那有名的朴茨茅斯公爵夫人,发明的经过大家知道;起先,人们把这裙撑当做笑柄,甚至第一个英国女子初次在蒂斯黎御园前面出现时,几乎被群众挤死;可是裙撑终究被接受了。这个风气控制了欧洲妇女有半世纪。一八一五年法国和列国讲和时,大家把英国的低腰身衣服嘲笑了一年,全巴黎的人都去瞧卜蒂哀与勃吕奈演出的《可笑的英国妇人》,但一八一六和一七年,法国女子的腰身,从一八一四年的紧扣乳丨房起,逐渐下降,直到显出腰部轮廓为止。







《亚尔培·萨伐龙》,巴尔扎克著











当我们经过一座美化城市的建筑物时,他惊叫:




“多脏啊!在西班牙,连清洁工也没有。”




在巴黎,又拆房子,又盖房子,但是周围环境一尘不染。




他一只脚一不小心就踏进泥水里。




“在西班牙,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卫生!”他大叫。




在国外没有污泥。




我们谈到不久以前的一桩盗窃案。




“嘿,西班牙真是个大贼窝呀!”他义愤填膺。




因为在伦敦没有盗窃案。在伦敦街上,爱恶作剧的人在大雾弥漫的白天往往突然拥抱行人。




有一个乞丐要施舍。




“在西班牙,只有贫穷!”他大声疾呼。




当然啦,在国外,没有一个穷人不是乘马车到处兜风取乐的。







《在国内》,出自《西班牙评论》,1833年4月30日,马利安诺·何塞·德·拉腊著











我承认,在有英国人在场的情况下谈论饮酒的时候,我们,东西两个半球的西班牙人,只剩下了脱帽的分了。我说这样的话,可不是有意得罪谁,因为这是公认的事实。而且,请注意,绝对没有决斗!







《费加罗的书信——致一名英国旅行家》,出自《拉腊文集》,1886年版








英国人:??????????




(不好好读书却在做这种画风的摘抄的我到底在干啥。)






冷cp.....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先放出一个不太冷的镇镇场子,别的说出来怕你们听都没听过!!!
樱知赛高!!!!!!!!
【图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