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鱼法棍

我爱弗朗,弗朗使我快乐。

【刀剑乱舞】【江雪左文字X宗三左文字】雪与炎 END

赞美太太!
这样的宗三小天使真是让人心疼啊...

佛心蛊:

 


江雪左文字 X 宗三左文字


 


纵然不喜战争。


然而逼急了的时候,也会会心一击。


如是之作为,兄长所谓的厌战也不过是故作姿态吧!


 


身着白鞘(注,不出战时的刀鞘,可理解为内衣),柔红飞舞之发如春日椿芽的艳色,宗三左文字坐在檐廊下的迎接带着扑面而来的恶念与诱惑之意。


还是在本丸种田更好呢!僧衣染上血迹的话,伽蓝也会变成地狱呐!


江雪微微皱起眉头,余光所及之处,肩上冰蓝的衣物与银发上都有凝固的血渍。


“无事可做吗?”


“完全没有,今日已经远征过了。”宗三摇着头,红发轻轻地飘荡在微风之中,“夺取天下之剑啊,对于这位主人而言似乎并不那么重要呐!”


江雪的目光转向握着三日月之手表示迎接的审神者。


这是一位冷静到极点的女子,进入武家记忆之图时,从未出现刀剑重伤的局面,甚至连手入都几乎没有过。


亦似乎不存过多的被情感左右的可能,单纯地以刀剑的实力作为携带出战的分野。


刀装掉落也仿佛是她不能忍受之事。


 


这样的审神者于自己而言也是最好的主人,虽然不可能不出战,但是一刀结果对方而不需折磨也是佛陀于苍生的怜悯吧!


即便对手是已被黑暗所俘虏的刀剑……


“小夜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啊!见到人就问是否想要复仇之类的……所以说小孩子在成长中途不能经历过分可怕之事嘛!对心理方面会有影响。”


左文字家的三郎小夜在被主人售卖之前为山贼所夺,主人之子为了复仇而甘作磨刀匠人,最终凭借小夜而找到杀害亲之人复仇成功。


如是之后,即便为人所珍惜地小心保存,小夜的个性已经定下形状。


 


经手过之人决定刀剑之性情。


以人之血水和劈破之兜打磨而成。


所谓刀剑之灵正如人之鬼魂一般,凝练了过往种种是非之痕。


“不是想要自由吗?这样的审神者无可挑剔吧!”


江雪不是多话之人,然而对于自己的兄弟,却也是无可挑剔。准确而言是不能挑剔。


刀离开作成的父亲之后便侍奉于主上。


因江雪斋崇尚和平之缘故,江雪并未经过什么腥风血雨,倒是见证过德川家康与北条氏政之间如何被主人所调和……


佛陀爱世人亦爱一切灵。主人江雪斋是那样一个平静的佛门中人,是以偶然也曾从父亲那边听说过关于两个弟弟的消息。


是个漂亮的孩子,三好公与武田家联姻时似乎将之作为陪嫁赠礼过去,武田信虎大人又将之连同女儿一起交给了今川义元公。


听起来是幸福之刀的样子啊!


如果没有在桶狭间为第六天魔王所夺去的话……或许不应该是眼下这个样子。


 


在德川家相见的时候,宗三的眼神已经变得妖冶而放浪。


“我所侍奉皆为获取天下之人,兄长与我相比黯然失色啊!”


“不不过这种伶仃孤冷,倒是我所喜欢的呢!”


“兄长知道被活生生地磨短的感觉吗?赤裸地身上刻上了魔王的战绩。”


“想看看吗?兄长啊……不曾战斗过的你如何明白我的心情?”


 


最喜欢的主公是谁?


大概是义元公吧!


那个时候毕竟还是象征甜美的刀,虽然也砍过不少人。


 


“兄长试过与自己主公的头颅一同被奉给下一位主公吗?”


从在德川家见面开始,宗三便时常趁夜而来。


“兄长给我手入如何?”


靡丽的身躯上,尾椎处镂着织田信长的铭文。


跨坐在自己身上,套取着男物,下体绽放如灼烧之花。


 


一度江雪认为宗三是希望死在那场火中的。


然而并没有。


经过打磨之后重新回复了光彩,宗三也随之变得更加不正常。


江雪缓慢地走到宗三身边坐了下来。


 


“宗三。”


“嗯?”


“你,想要什么啊?”


“哥哥就足够了。”


 


宗三这样说着,忽然笑起来。


“骗你的!我想要侍奉之主获取天下,方才符合我这笼中之鸟的盛名。”


江雪伸手覆住宗三略微疯狂的眼眸。


“你说的是真的吧!前面那句。”


江雪轻轻地抱住弟弟。


 


父亲左安吉在落雪之日与主公江雪斋饮茶,而自己随侍在侧。


“这把刀被您所爱着啊!想来那个孩子也会被义元公所喜欢。”


“那也是一个好孩子啊!”


 


所以并没有拒绝趁夜而来的宗三。


燃烧的发与眼。


跟随织田之后在本能寺的火光中所映成之色。


雪安定了火。


 


审神者所看不见的角落,宗三急切地吮吸着兄长冰冷的嘴唇。


如是我闻。


 


完结

评论

热度(172)

  1. 炸鱼法棍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太太!这样的宗三小天使真是让人心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