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鱼法棍

我爱弗朗,弗朗使我快乐。

美食组《霸道总裁爱上仏》

好甜⁄(⁄⁄•⁄ω⁄•⁄⁄)⁄

雪野夜一:

《霸道总裁爱上仏》


总裁耀X秘书仏攻受无差


BY雪野夜一


 


很久不写文,文笔已经废了,美食组攻受无差,OOC严重,双向暗恋,BGM《霸道总裁爱上我》


 


 


周末,休假,两天假。


今天的床格外的柔软,被子也暖和,在寒冷的初冬,谁愿意早起呢,除非……


弗朗西斯挣扎地露出一只胳膊,叮铃作响地手机正好就在手边,抓起来,弗朗睁开眼睛一看。


屏幕上闪烁着“霸道总裁”四个字。


哦,王耀啊。


弗朗花了0.1秒按住音量键,调成了静音,闭上了眼睛继续睡。


今天的床怎么这么软呢。弗朗西斯在梦境中翻了个身,真舒服。


 


 


“哥……”王濠镜有些尴尬地把手机递给王耀,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橘黄色的通话记录。


拨打出去的六个电话都显示未接通。


王嘉龙抬手看了眼手表,9.15了。和客人约好了十点。


三兄弟傻子似的伫在王耀的办公室。


王耀面无表情,打开弗朗的电脑输入密码,点开桌面的第一个文件,一目十行地阅览起来。


看他样子不像是生气了,王濠镜推推眼镜:“哥,要不要打家里电话,在客厅,嫂子可能听得见。”


“不用了。”王耀伸手点点鼠标,“他不是听不见,他是当没听见。”


王嘉龙比较直爽:“辞了吧。在家相夫教子。”


王耀听到这个令人心动的建议,冷静地摇摇头:“不行,不看着他,他可能会给我带一堆子回来。”


王濠镜则是戳中重点:“濠镜很好奇他醒来看到哥哥什么反应。”


王耀忍不住笑了:“说不定就忘了。”


王嘉龙看王耀迅速做好会前准备,问道:“万一没忘呢?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王耀合上电脑:“能怎么办?连我的电话都不接,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


王嘉龙和王濠镜默默在心里吐槽:“还不是你自己宠的。”


王耀整理整理领带:“嘉龙,濠镜,走吧。”


 


 


11点26分,弗朗醒了。


第一个映入眼睛的是头顶淡黄色的床帷。


床帷外若隐若现呈现出一个陌生的房间。


弗朗西斯推开床帷。


窗帘是隔光的,厚重的流苏铺在地面,上面有着中式的折扇图案,是温暖的灰色。


掀开被子,弗朗西斯的脑回路终于开始运转。


他赶紧审视自己身上的衣服。


是睡衣。


不是自己的睡衣。


弗朗西斯颤颤巍巍地伸向裤子。


OMG,内裤也不是自己的。


弗朗西斯收拢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突然发现白色的被子上,自己的手边,有几根长长的黑发。


空气里有淡淡的檀香,墙上的测温仪显示室内温度18℃。弗朗西斯身上却出了不少汗。


醉酒,陌生的房间,别人的衣服,女人的头发,还有内裤,完了。


王耀说过,36计,走为上策,开溜吧。


 


 


终于和客户打完太极,将合同成功签下。


“哎呀呀,王耀先生真是一表人才呀,走,一起去吃个饭呀。”


面带微笑,王耀装作不经意崴了脚,正好错过客户袭来的咸猪手。


王嘉龙脸色当下就黑了,正要冲上前去,濠镜拦住了他,对着他轻轻摇摇头。


王濠镜推推眼镜,笑眯眯拉住客户:“先生,我家兄长刚从东京回来,时差还没有倒好,不如让濠镜来陪您。”


他压低声音悄悄说:“我二哥王嘉龙您可是知道的,他名下的会所可都是介绍制,博彩啊,按摩啊,都有,里面的美人啊…啧啧啧…”


客户两眼放光,不住点头。


王嘉龙叮嘱下属,等这个合同结束,就让王濠镜来会会这位客户吧。


输的你连亲妈的不认识。


王耀一眼就明白了两兄弟在策划什么,但是他表示他现在只想着家里的那位,无暇解救这位客户。


 


 


11点57分。


弗朗西斯换好了自己的衣服,它就放在卧室门口,上面有熨烫过的痕迹,还有一点他很熟悉的味道。


推开门,弗朗环视一圈。


房间挺多的。


可以猜出来自己是在二楼,但是他只看得到一楼的沙发。


顺着酒红色的木梯往下走,能看到客厅,看不到门。


这房子真的太大了,弗朗西斯感慨道,他到不是多穷没见识过,而是大房子必须有一个大家庭住在里面,否则就会冷冰冰的。


家具都是暖色,地上不是地毯就是地板,就算光脚踩也没有关系,然而找不到自己的鞋子还有目前周围静悄悄这点,让弗朗西斯有些慌。


还是先回去吧,且不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偷偷把鞋子藏起来,单单他弄不清楚房子构造这点,就很可能让他迷路。


迷路不可怕,这万一被外面的保安看到起疑心就麻烦了。


这一看就是在高档别墅区,能少惹麻烦就少惹麻烦吧。


 


 


12点02分,王耀提着预订的食物,让濠镜和嘉龙去车库,自己先进了房子。


莲镜,燕子,嘉琪和湾湾,说好了今天一起去逛街,青竹昨天就被小菊拉出去,说要通宵冲刺副本记录。


保姆周末一般不来,也不知道弗朗起来一个人会不会害怕。


王耀进门,见弗朗的鞋子已经被保姆擦干净了,整整齐齐摆在鞋架上。


没走啊,真好。


王耀走上楼梯的脚步轻快许多。


 


 


弗朗西斯坐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苦思冥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昨天中午,王耀同他此次日本行带回来的一个大小姐达成了一个重要的协议,虽然弗朗莫名看那个女人不爽,但是这个协议让王耀特别开心,一行人轰轰烈烈跑去王嘉龙的夜总会闹腾。


那个日本女人也在,王耀和他的弟兄们陪着她坐在单间里,隔老远弗朗都能听见那女人咯咯的先生。


弗朗就很不爽,因为王嘉龙提供的酒里居然没有陈年的红酒,他只能和亚瑟一流一起


灌辣喉咙的威士忌。


亚瑟别的都可以,就酒量不行,两杯下肚就开始吹,吹他自己怎么怎么的千杯不醉,嘲笑弗朗只能喝点葡萄汁。


弗朗立刻就不干了,抓起手边的杯子就喝了精光。


他忘记了旁边座位是伊万的。


后续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大家都喝醉了,唯二清醒的,阿尔和马修没喝,他俩还没成年,喝的可乐。


按理说还有伊万的妹妹,但是她视禁酒令为粪土。


后面呢?


弗朗西斯按住太阳穴,后面发生了什么?


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弗朗,你醒了吗?”


这个声音……


他昨晚睡了王耀?!?


 


 


王耀敲了敲门,稍稍扬起声音:“弗朗,你醒了没?”


没人回答,王耀又道:“我带了午饭,你饿不饿?”


还是没人回答,难不成还在睡?


不至于吧,昨晚他虽然喝多了,但是吐得更多,就算不睡醒,也该饿醒了。


王耀的手搭在门把上,这样开门进去会不会很没有礼貌。


都是男人啊,有啥害羞的,王耀握住了把手。


不行,虽然你是男人,但是弗朗是王家内定的大少奶奶,万一把人吓到了,到嘴的鸭子飞了怎么办,王耀又松开了把手。


正准备离开,王耀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昨晚给弗朗换衣服的时候,想让他早点休息,所以什么福利都没看到。


如今,弗朗在睡觉。


昨晚换的衣服很宽松。


只要弗朗换换睡姿,那就必定会有福利。


王耀毅然决然地打开了卧室门。


穿戴整齐的弗朗站在床边。


 


 


本田菊给的本子都是骗人的。


王耀面无表情地看着弗朗西斯,袜子都是穿好的,什么福利都没有。


弗朗西斯刚想对王耀说点什么,就闻到王耀手里饭菜的香味,肚子很配合地咕噜咕噜叫了。


“你来的正好,我饿了。”


“……哦,我猜你也饿了。”王耀点点头,“就在这里吃,还是到餐厅去。”


“到餐厅去吧。”弗朗细细观察了王耀的表情,没生气。


王耀又点点头,飘过去了。


看他这恍惚的样子,弗朗西斯的心又悬起来了,完了完了。


昨晚的人是王耀啊!这样子明显是被自己折腾过了。


他今早还不接电话!!王耀这么迟才回来,还提着外卖,肯定是有工作!!


他还旷工了!!!


完蛋!!!


公司条例里第72条,无故旷工的,收拾床铺自己滚。


弗朗想起来,公司里原来有个小伙子特聪明,做事效率高,就因为晚上和朋友出去high误了第二天的工作,被王耀叫去了办公室,出来时候直接坐地上哭。


作为王耀的秘书,王耀脾气多好他是知道的,王耀脾气多不好他也是知道的,生气的时候单看你一眼就足够让你腿软。


刚才的王耀明显没休息好,等休息好了,弗朗可有的罪受。


 


 


王耀走到客厅,把凉了的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外面传来细碎的响声,不一会儿,濠镜和嘉龙提着剩下的菜进来了。


“嫂子还没醒?”嘉龙懒洋洋地问道。


“嘘……”王耀开始盛饭,“他快下来了,听到你们喊他嫂子,恐怕会吓到他。”


“大佬啊……”嘉龙倚在厨房门上,“说好的霸道总裁呢?怎么这么小心翼翼的?”


“谁小心翼翼的?”厨房里透进来一个金灿灿的脑袋。


“濠镜端碗端地小心翼翼的。”嘉龙立刻改口。


无辜的濠镜拿上餐具安静地去布置餐桌。


菜摆了两样,王耀让弗朗坐下先吃。


王耀先给他盛了碗汤。弗朗接过来,一勺一勺地小口喝着。


王嘉龙和王濠镜对视了一下,一人拿了一个海碗,装上米饭,又夹了些菜。


“哥,我和嘉龙去房间吃了,昨天的三国杀还没有打完。”濠镜端着两碗汤,健步如飞,直接忽视拼命使眼色的弗朗。


 


 


该来的总会来。


乖乖地接受惩罚吧。


“大不了哥哥上街卖画”弗朗西斯悲愤地想。“再不济还有亚瑟,基尔他们。”


“昨晚……”王耀起了个头,一下子就愣住了,这个场景好像哪里不对……


“,对不起。”弗朗西斯道歉道,表情异常严肃,“我星期一就把辞职信交过去。”


“啊?”王耀的脸板起来了,“辞职?”


弗朗一看老板脸色不对习惯性龟缩,但是王耀更讨厌不负责任的人,他只好硬着头皮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无论怎么做你都不会消气,可是……”


“等等……”王耀皱着眉头,“你说什事情已经发生了?”


“……不是……我……对你……做什么了吗?”弗朗西斯也茫然了。


王耀恍然大悟:“如果说酒后乱性,没有的事情。”


“……”弗朗西斯庆幸之余又有点失望。


 


 


误会解开,弗朗西斯就放开了。


“吓死哥哥了,还以为……”弗朗赶紧换了个说法“要丢饭碗了。”


“看来你昨晚真的喝得烂醉啊。”王耀轻轻搅动碗里的牛肉羹。


“昨晚不小心喝了伊万的伏特加……”弗朗西斯拿起叉子叉红烧肉,“然后就断片了。”


“……”王耀放下羹碗,“你怎么喝了伊万的酒?”


好端端怎么又不高兴了,弗朗西斯看着莫名其妙沉下脸的王耀:“昨晚只有威士忌,我喝了两杯就昏头了,伊万正好坐在我旁边,没注意就喝了。”


王耀眯起眼睛,仿佛在审查弗朗是否撒谎。


弗朗西斯撩起金发别在耳后,指着王耀面前的狮子头:“我想吃那个。”


王耀拿勺子挖了一勺,递给弗朗。


弗朗接勺,王耀却又把勺子收了回来。


王耀的手腕动了动,弗朗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鉴于昨晚两个人可能同床共枕,还有今天一见面就弥漫着的暧昧气氛,弗朗西斯作为堂堂情圣岂能不懂。


先开口的人就输了,不能让王耀掌控他。


想撩是吧,哥哥撩给你看。


弗朗张口含住了勺子,一口解决了那勺狮子头,王耀收勺,弗朗却一把拉住王耀的手。


弗朗盯着王耀,伸出舌头,转动雪白的勺子,缓缓地舔着。


金发,蓝眼,白勺,还有那一点粉红刺激着王耀的感观。


要是这样就被俘获,那他就不是王耀。


王耀静静地欣赏“美景”,然后面不改色地收回了勺子:“我们继续讨论昨晚的事情。”


弗朗一下子没跟上王耀的转题的速度:“哦……哦。”


“本田樱小姐昨晚非常吃惊。”


弗朗西斯惊了一身冷汗。


“她让我代表她像你表示歉意。”


弗朗的冷汗收回去了。


“她说没想到自己的到来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弗朗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祝我们幸福。”


 


 


“……您说什么?”弗朗西斯。


王耀看着他,眼神温柔,“我说谢谢祝福。”


不……我的意思是让你重复一遍本田樱的话,给我点缓冲时间!!!弗朗在内心咆哮。


不不不,等等,本田樱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王耀看着脸色精彩地如红绿灯一样变换得弗朗,只几秒就弄清楚了秘书的想法。


王耀拾起筷子,慢悠悠地夹了一只鸡翅放到弗朗碗里。


弗朗西斯小声问到:“我真的不记得了。”


王耀又慢悠悠地夹了一只给自己。


弗朗西斯头疼了,这样,说明王耀在闹别扭了。


弗朗西斯想了想,从炖菜里夹了些豆子出来。


一只素白的盘子摆到王耀面前,里面有一个用豆子摆成的爱心。


弗朗热爱烘焙,因此这个爱心左右特别的对称,当然不排除王耀的滤镜。


 


 


王耀终于开口“想知道你做了什么?”


弗朗西斯点点头,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哪怕是揪着本田樱大喊把王耀还给我,这种事情都没有关系。反正他早就想这么做噩梦了。王耀微微一笑:“你什么都没做。”


 


 


 


后续:


周末在王家享受了两天大少奶奶的待遇,顺带见了王耀的弟弟妹妹们,弗朗西斯简直要忘记了自己还是王耀秘书这件事。


对此王湾好奇道:“男秘书不就是负责貌美如花的吗?”


弗朗觉得成年人不要和小姑娘一般见识,但是王耀明显发现自家秘书工作效率高了许多。


王耀偷偷给妹妹的零花钱加了几百。


员工就餐期间,弗朗西斯看到伊万随身携带的伏特加换了个品种,比他原来的那种贵了不止一倍。


而王耀在临近周末的时候,连哄带骗地把弗朗带回家,进门就看到亚瑟抱着厨具一脸期待。


不过亚瑟没待太久,他说受不了打击。至于是狗粮的打击还是另外两人的厨艺打击就不得而知了,可能都有。


 


 


 


 


 


END.


 


 


 



评论

热度(192)

  1. 炸鱼法棍雪野夜一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