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鱼法棍

我爱弗朗,弗朗使我快乐。

【英仏.男/妓】【上】

写得是路易十五时期的法国..后面会有车,为了车...我爱男/妓!
当做中秋贺文好了hhhh
以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弗朗西斯,这是怎么回事。”
亚瑟·柯克兰侯爵紧紧抓住弗朗西斯的手臂,弗朗西斯见逃不过,只能停下。
“如你所见,亲爱的柯克兰侯爵,昨天晚上两位伯爵有一点特殊的癖好....如果没有什么事,请您放开我,即使是我,也是有自己的私人生活的。”
亚瑟·柯克兰紧紧盯着他,唇抿成一条直线,眼里晦暗不明,弗朗西斯穿着轮状细褶皱领不经僵硬地垂下来,平披在肩上的花边柔柔地堆在松松扎起来的金色卷发两旁。下摆宽松的上衣衣袖是只有胳臂四分之三那么长的短袖,露出里面的镶了花边的衬衫。裤子呈袋状宽松地垂至长袜处,在那儿用玫瑰花饰带子系起来。整个人灿烂得不像在那种浊泥中讨生活的人。但胸前开得过深的衣领露出了里面狰狞的伤口,像伊甸园里的毒蛇蜿蜒而上,在锁骨两侧开出娇艳的欲望之花。
【他真美,真的。】亚瑟·柯克兰如是想到。就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像个天使一样,没有令人作呕的白色假发,但洛可可又仿佛是为他诞生的....
“柯克兰?亚瑟·柯克兰侯爵?您可以放开我再陷入沉思吗?杜莎夫人还约了我呢。”
听到杜莎夫人的名字小侯爵亚瑟·柯克兰一下子就炸了,他把弗朗西斯重重地压在公馆的外墙上,这算什么?!他等了他一个上午,他为了应付那个老女人才出来?!
“你他妈就这么缺钱,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愣住了,但转而也有一些愠色,任谁前一天晚上被折磨半夜,第二天刚起来又被压在粗糙的橄榄型的殿面上都不会好受。
“如果你要发疯,请不要来我这里!我就是缺钱!!我还要维持生活,索瓦斯的秋季学费还没有着落!!侯爵!!!您不懂!!永远不懂!!”鸢尾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里面波涛汹涌的翻着亚瑟·柯克兰从未了解过的,更深层次的东西。
“2000路易,包你今天下午。”
“哈?!”
弗朗西斯想一拳挥过去打死对面那个衣冠禽兽,但是亚瑟已经先一步反剪住了他,并捂住他的唇:
“Yes or no.”
被抗在肩上弄回房间的弗朗西斯满脑子想得都是亚瑟·柯克兰小羊皮手套上恶心的马鞭子味。
【conne.】他在心里骂了一句。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真的想把路易十五时代法国的矛盾体现出一点,启蒙运动的隐隐约约,看似平静其实从里面就开始一点点瓦解,侯爵和男/妓两个极端的人,矛盾与冲突,欲望与爱,其实弗朗的服饰也是,巴洛克与洛可可相互交替,糜/乱,新宠与旧宠的纠纷,上层和下层不可越过的鸿沟.....这个奢靡的时代,令人沉沦【但我知道我没有写出来,而且这篇是为了开车(:3_ヽ)_】
希望有懂得小天使来给我一些建议,让我把车好好地开出来,一定在中秋节假期之内写完!!【拍胸脯】

评论(1)

热度(33)